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> 畅游株洲 > 游客攻略 > 正文

到酒埠江,体验一段九华里渠道漂

2018-09-05 09:31:47已有 人阅读过该文章游客攻略

△炎炎夏日,来次漂流是一件无比自在的事。

下午四点,我们到达漂流起点时,黄志东不在。房东说他跟船,去了下游。一个小时后,他终于出现,不像从漂流的终点返回,俨然非洲归来。头上一顶水浒帽,中间一条小裤衩,其余的肉体,全裸,在灿烂日光的反衬下,尤显黯黑,像一道影子。

对我们作了一番吩咐后,他发给我们每人一个塑料水瓢,像是出征前发给战士们的一杆枪,“哈哈,看你们谁打得赢!”房东家的前坪,堆放着许多色彩缤纷的漂流船,他走近去,将背部贴上,双手反抓,扛起最上面的一艘,吃力地背着,身子被漂流船淹没,像只大蜗牛,缓缓前挪。背完回来,再背上一艘。等到两艘船下岸,全身上下爬满汗珠,也顾不上歇口气,扭头朝身后的我们招手:“出发!”语气与神情,像个对即将展开的征程成竹在胸而又满怀期待的将军。

△我们漂的,不是山谷溪流,而是一截渠道。

我们总共九人。我一家四口,刘陈一家五口,分乘两艘船。刚房东说他跟船,我以为他会坐进船来,领我们游玩,他却兀自摆手上岸。

我们漂的,不是山谷溪流,而是一截渠道。事先的想象中,渠道漂,远非山溪漂惊险刺激,渠道水面平坦,流速缓慢,安全而悠然,当属另一种味道,体验一下未尝不可,因此拉上了老母。母亲今年七十七,从未带她漂流过,这回了却一桩心愿。

才启航,两张船旋即开战,除开母亲,个个手忙脚乱,皆以水瓢作武器,将一波波水泼向对方船。岸上还是文文静静的一群人,一挨上水,仿佛受到水妖的蛊惑,全都兴奋得像失去理智。母亲全身上下,被浇个湿透。“喊我来做咋个?不该来。”母亲生出埋怨和后悔来,令我心疼与不安。细想,三伏天的水凉不到哪儿去,母亲应该不至于感冒,我也就没有强行叫停,以免扫大伙的兴。战事却愈演愈烈,对方船上有人下水,对我船发起近距离袭击,母亲不停地用手背擦拭眼睛上的水,眼眶被擦红了,我不敢贪战,一心将船划离,对方咬住不放……好在黄志东这时出现,母亲才得以解脱。

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可以通过下列方式分享给其他人。

0